新聞是有分量的

微商熱度下降,或將迎來新拐點

2015-09-17 10:20欄目:電商  來源:   作者:
TAG:

在本人新書《微商這樣做至少月入過萬》里(接下來,本人或將新書內容進行連載),筆者有一個觀點,認為中國經濟社會是一個動物園,而微商,其實講述的是,一個動物世界的神話故事。你懂的。

大象經濟、豬頭經濟、螞蟻經濟——現當代中國,經歷了這三種經濟形態。

微商——螞蟻經濟被狼突破

大象經濟比較好理解,目前已有相似理論:指某地區國有資本主導的大企業占主導地位,影響力很大,其他民營企業數量少,規模小,影響力弱。

而筆者認為,大象經濟指在傳統經濟時代,企業要發展壯大,必須從胚胎時起開始培育,經過漫長的發展階段,依靠一步步建立起來的強大營銷渠道、銷售渠道,投入巨大的人力物力廣告成本,才能產生較大的銷售利潤,最好才能成長為擁有較大影響力的企業,這樣一種經濟形態。

在這個時代,或許更多的企業,在這個過程里,事實上既成不了大象,也成不了豬,最后可能成了一頭老牛——背負著犁套,在一畝三分地里艱難刨食,餓不死,也活不好,還得時刻擔心著被宰殺的命運。活得好些的,就成了一匹馬,雖然仍然要負重,但是至少看上去要光鮮很多了。

豬頭經濟,是近年來的經濟形態,一方面指傳統電商爆發期,有些豬因為恰在風口,被暴風吹起來了,而成了豬級“大企業”,跟大象很像,雖終有差距,然而油水很足。

另一個方面,這些企業在成長過程當中的創業形態,其實就像豬拱白菜地一樣,找準了天貓、淘寶這樣一塊“電商”地,豁開長嘴在平臺里一番亂拱,就能拱出紅薯來,大快朵頤,然后最終長成肥豬,被風吹上天。

而“豬場老板”也因此賺得盆滿缽滿,實力堪與大象匹敵,甚至超越大象,有些還成了中國首富。

現在,世界進入到了螞蟻經濟時代。

不,我指的不是雷軍的小米模式。我指的是吳召國的微商模式,指的是思埠集團的“奇跡”和他的奇跡面膜,以及現在的天使之魅和黛萊美。

二者的區別是,前者是大象和豬將產品賣給螞蟻,屬于大象經濟和豬頭經濟的變種。而后者是螞蟻將產品賣給自己的同類:螞蟻。

自2013年末始,無數像螞蟻一樣卑微的人,遵照著同一個目標,在朋友圈、qq說說不斷地刷屏,短短一年的時間,為“蟻王”吳召國筑造起了一座商業王國,貢獻了近200億的年銷售額。

之所以到現在還提奇跡面膜(似乎思埠集團都想省略了),是因為,正是奇跡和俏十歲等早期微商,為我們最先打開了一道微商的成功之門。

之后,無數披著“蟻皮”的大象、豬,以及青蛙、狐貍、馬蜂......,蜂擁而入,試圖帶動更多螞蟻,利用螞蟻的力量,筑造自己的商業帝國。

毫無疑問,如他們所愿,更多的螞蟻加入進來了。據業內初步統計,目前微商從業者已破千萬,而有些大型微商團隊人數甚至多達百萬。甚至有數據認為,中國微商人數已達五千萬,按中國移動互聯網用戶數僅為約8.72億來算(據工信部2014年7月的數據),這意味著,平均不到20個人當中,就有一個微商從業者。

在這個過程里,一時間泥沙俱下、魚龍混雜。一方面,跟隨著奇跡面膜的腳步,更多的化妝品微商此起彼伏,三韓崛起、百雀羚發力,還有更多的被淹沒在大潮里的化妝品品牌正在蓄力。另一方面,跟隨化妝品的腳步,服裝、皮具、保健品、生鮮、.......,數碼、鐘表、房地產.......,迎頭趕上、不甘落后,乃至最近聽說一個做自動化設備的老板也準備做微商了。

在這個過程里,更創造了無數神話傳說:某企業年流水上億,某80后辣媽月入過萬,某手機銷售總監辭職做微商月入10萬......

得感謝這個時代,首先感謝,這是一個有各種成功可能的時代,也是一個允許有各種成功手段讓自己走向成功的時代。其次感謝,有那么多炮灰甘愿成為別人成功的墊腳石而無怨無悔。

然而,我不想感謝。我只想你感謝我,感謝我跟你說這些,讓你至少懂得為狂熱降溫,理性面對成功的誘惑;至少懂得找尋成功的方法,用正確的方式獲取自己的財富;至少懂得怎么駕馭財富,用平和的心態面對命運和自己。

微商螞蟻的異變:蝗蟲微商如何解圍?

筆者剛完成《微商這樣做至少月入過萬》這本書,突然發現,我可能成不了經濟學家,卻有可能成了動物學家。

毫無疑問,筆者認為微商經濟等同于螞蟻經濟,無數蟻民在系統、組織的帶領和協調下,步伐一致,為著同一個銷售目標,夜以繼日地辛勤勞作,為組織作出自己的貢獻,最終推動企業的快速有序發展,并在這個過程里實現自我價值。

然而過不了多久,我就發現,我似乎有些錯了,因為微商現在可能已經不是螞蟻,而是變成了蝗蟲。

微商們鋪天蓋地而來,所過之處,往往寸草不生:信任沒有了,情義沒有了,人脈沒有了,鈔票沒有了,信心也沒有了,熱情更是消失殆盡,剩下的只是留在手里的一堆賣也賣不出去的產品。

所以,在現實社會里,微商之于螞蟻經濟,或許只是我一廂情愿地美好祝愿。

然而,筆者仍希望有一天微商能成為真正的螞蟻,并在微商從蝗蟲經濟最終蛻變成螞蟻經濟的過程當中,略盡綿薄之力。

剛剛看了個悲催的小笑話,看完覺得很心酸:

“聽說有人做微商一月賺了38萬,我問他怎么賺的。他說賣假貨被打斷腿,保險賠的”。

此時是公元2015年上半年,受了刺激的筆者忍不住學著也要做一個預言,半年至一年內——“老”微商將死。

但我要表達的是另一層更重要的含義:新的散發著蓬勃生命力的新微商或將隆重登場,涅槃重生。蝗災或將很快過去。

寫到這里,還是得說兩件事。

第一件事,有些人“微商已死,緩刑半年執行”的預言沒有言中,現在,從預言發布到現在,半年已經過去了,微商仍然活著,并且毫無疑問在未來的若干年之后,仍將活得好好的。

第二件事,據說,思埠集團轉型了,2015年思埠集團收購了植美村,并視為向思埠向平臺提供商轉型的一個訊號。很多人似乎也在暗示,微商不行了。

這真的非常不幸。很多人面對一個新生事物時總是一開始非常瘋狂,進而在遇到一點挫折后就會變得十分沮喪。

面對微商時也是這樣,微商為什么這么火?其實原因之一是因為微信太火,很多人一開始都瘋狂的迷信微信,迷信到認為它是萬能的,可以解決一切問題,可以顛覆一切領域。但后來,他們發現,被顛覆的,只是他們自己而已。

微商降溫,或是好事

所幸的是,最近感覺微商沒有那么火了。因為很多老板都瀉火了。

在經歷了一輪瘋狂的追逐,燒掉了不少錢,透支了不少資源和精力后,很多老板突然發現自己可能并不具備成為成功微商的潛質,更找不到成為億萬級微商的運營方法和發展道路,而一味地模仿、跟隨,無異于邯鄲學步,最后迷失自我,連路都不會走了。

于是,他們只有收縮陣地,改變策略,或者改弦易轍,甚至退出。

如果不是錯覺,我覺得這是好事。在同一條路上走的人太多了,就會把真正的行者給擠到溝里去。

對于行業而言,正因為沒有這么火了,可能就恰恰迎來了行業的轉機,因為這會讓越來越多的人開始冷靜的思考,思考微商的出路,思考微商的未來,并開始審慎地作出規劃,周密地進行戰略籌備,緊鑼密鼓地進行全盤布局。

他們同時在總結經驗,歸納教訓,最終,他們將在實操過程中淬煉團隊、打造工具、形成模式,從而完成微商行業的轉型和正規化。

這其中包括很多微商老板,也包括很多傳統企業的老板,甚至包括很多傳統電商的老板。

也正因如此,誕生更多億萬微商的環境也正在慢慢形成。雖然像思埠集團這樣的巨型微商或將很難誕生,但毫無疑問,微商經濟總量和微商成功的可能性將會大大增加。

在不久的將來,我們或許可以看到微商所呈現出來的跟當初天貓淘寶所代表的傳統電商相似的發展之路,在傳統電商時代,已經誕生了不少資產過億的老板,以及響當當的淘品牌。那么在微商時代,同樣可以誕生很多資產過億的老板,以及響當當的微商品牌。

像電商時代一樣,無數微商從業人員、微商周邊服務企業圍繞著微商形成微商生態鏈,共同幫助微商老板將事業做大做強,賺得盆滿缽滿。

所以,面對微商,我們大可不必像某些人那樣過分悲觀,也絕對不能像某些人那樣過分樂觀。我們要的是踏實從商的心態,和超越現實的眼界和格局。

你可能會不信我的話,正如當初你會覺得馬云的話有點不可思議一樣,歷史總是驚人的相似——有些人錯過電商,也必然會錯過微商,這就是最大的相似之處。

但在微商行業,誰堅持到最后,或許不一定就能笑到最后,只有那些找到了最正確方法的微商,那些最善于學習的微商,才有可能資產過億。

而只有這樣的人,才有可能成為“蟻王”——微商之王。

是的,不是所有人都可以成為“蟻王”,大部分人,能成為一只真正的螞蟻,而不是蝗蟲,找到屬于自己的位置,發揮出自己的才能,在幫助自己賺到錢的前提下,幫助蟻王成就屬于他們共同的螞蟻王國,井然有序地進行他們的事業,就已經很不錯了。

但很顯然,這也不容易。

歡迎關注活力黔南微信公眾平臺

?
湖北11选5开奖结果查询 p3试机号 单双公式规律 新疆11选5 网赌AG全是芯片牌 重庆时时采彩每天开奖时间 在线麻将平台 天津快乐10分开奖前三组 重庆时时开奖历史结果 做夜场怎么赚钱 国标麻将理论最大番 体育比分哪里正规 云南省快乐10分钟走势图 打麻将技巧十句口诀 体球网旧版比旧版比分 重庆时时全天最准计划 成都麻将实战一百例46